女儿和父亲做爱犯罪吗


女儿和父亲做爱犯罪吗欺凌的黑洞里,旁观的我是帮凶   01  我叫密云晓,一个微胖而普通的女生。初一那年,我是校园欺辱的旁观者。  同学洪小雨的爸爸是渔民,在一次出海时被海浪卷走了。洪小雨的妈妈没有经济来源,在村里开了一家理发店,上门的基本是中老年男性。  因此,洪小雨很自卑,从来不主动和同学打招呼。同学们在家长的叮嘱下,也都躲着她。  因为住在海边,洪小雨的衣服总有一股怪怪的臭味,同学小伟给她起了外号——虾酱。每次课外活动,小伟都故意走到她身后深吸一口气,作出干呕的样子。而洪小雨没有反击。  嘲笑似乎可以传染,渐渐地,同学们不愿意和她靠近。  有一天,老师突然将洪小雨和小伟安排成同桌。小伟很不情愿。放学后,小伟带着一帮同学,用海滩最常见也最结实的花岗岩石块,在洪小雨的椅子上凿出了一个洞。  后来,我才得知那把椅子是洪小雨的爸爸亲手给她做的。  那一年,我眼看着洪小雨被各种欺负:文具盒里放毛毛虫、辫子上粘口香糖、凳子突然被拉空等等,年幼的心也曾替她打抱不平。可是,我从不出声,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帮了她,欺负也会到我头上来。  初一学期结束,洪小雨就转学了。听说,她被母亲送到一个更混乱的寄宿学校。望着空出来的座位,我安慰自己,不是我的错,我只是校园欺辱的旁观者。  没想到,三年后,我竟然成了另一个洪小雨,一个受害者。  02  初中毕业,我随爸妈到了市里的包装厂。高一时,包装厂效益不好,爸妈到我们学校门口支起了馄饨摊子。  我怕同学瞧不起我,所以从不当着同学的面跟爸妈打招呼。但时间久了,有同学发现我放学后在馄饨摊边写作业。我爸妈摆摊的消息传开了,有同学开始窃窃私语,看我的眼神多了嘲讽。  有天晚上,我因为趴在馄饨摊儿上写作业,不小心把桌上的汤沾到了作业本上。第二天,老师点名说我作业本不干净。我看到有不少人哄堂大笑。还有声音传进耳朵:“她本子上估计还有馄饨味!”  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后来,有同学经过我身边时,会故意绕道,还有的,故意把鼻子凑到我衣服上闻,然后摆着手跑开。  我不知所措,只能安慰自己,过几天,这件事他们就会忘了。没想到,事态越来越糟。  那时的我,因为总是晚上在爸妈摊子上吃剩馄饨,所以体重窜到130斤。他们对我的嘲笑从家境转移到外形。  我自知,长得不美,但也没丑到哪里去。直到有一天早自习,老师要求大家描述一个熟悉的人,站到讲台上讲出来让大家猜。  轮到语文课代表小岚上场。她站在讲台上绘声绘色地说:  她是“四大美女”,脸大,胖乎乎像大饼。眼大,大眼泡像青蛙。舌头大,一紧张还结巴。浑身大,男生的力气也比不过她。  同学们哄堂大笑,齐刷刷地看向我。我至今都无法忘记,那一道道目光,仿佛一把把刀子,直插在我的心胸。我是胖、脸大、肿眼泡,但这也不该是大家嘲笑的理由啊!  老师很快阻止了小岚,让她向我道歉。可是,教室里场面已经失控。有的男同学拍着桌子前仰后合,竟然笑出了眼泪,而我悲愤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掉下来。  因为这次恶作剧,小岚在班里人气爆棚。而她,似乎也认准了我,处处针对我,将对我的嘲笑升级到对我的人身攻击。  一次,她打破了我的杯子,不仅没有道歉,反而倒打一耙。她说:“杯子怎么能放到桌子上呢,桌子一晃就掉下去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给你打碎的。”  望着她挑衅的眼神,我半开玩笑半威胁:“这杯子两千块,赔不起就不用赔了。”她冷笑了一声,转身走了。  没多久,我就觉察到不对劲,当我在校园里走着,会不时的有同学对我指指点点。  一次去洗手间,听到A在背后偷偷议论我:“听说没有,二班的密云晓在跟外面的社会青年鬼混?”B怀疑:“她长那样,怎么可能?”A说:“怎么不可能,她的一只杯子要两千块才能买到呢。”B说:“天哪,胡说八道吧!”  我气愤的手都发抖了。放学后,我跟爸妈说了这件事。爸爸却说:“忍了吧,我和你妈在门口做小买卖,你要是和同学搞不好关系,这生意就不好做了。”  我只好委屈地回到学校后,假装不知道。  没几天,在我们中学的百度贴吧里,竟然出现了一篇匿名帖子《密云晓二三事》,里面绘声绘色描述了我是如何混社会、花钱来历不明等等。  当好心的同学把这个帖子发给我看时,我惊呆了。“行为不检点”(情感故事,www.027xo.cOm)、“跟男人厮混”、“心机girl”等字眼充满了我的脑子,我拼命地在贴吧留言解释。  可是刚发出去,马上就有人回复:“不要不好意思,我们都懂。”还有人说:“绿茶,水杯2000块,还想狡辩!”  此事一出,同学们跟我越来越疏远。我解释不清楚,干脆沉默。可是,我的沉默更让流言传遍校园。  有一天,我打开宿舍,发现我的衣服被扔在地上,床铺被掀了起来,饭盒也扔到了垃圾桶。我愤怒地问:“谁干的?”可是,宿舍里没有人搭理我。  同学们对我的态度,也影响了爸妈。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去我爸妈的摊子,生意越来越差。爸妈没办法,只能搬到步行街附近的路口维持生计。  看着他们每天要推着车子走十几公里的路,我既惭愧又怨恨。因为,是他们没有正视我被“校园欺辱”这件事,让一切发展成现在的样子。   03  就这样,我成了班上的弱势群体。  好在,我并不孤单,同学胡东也是被欺负的对象。他一直陪着(口述实录,WWW.027XO.COM)我,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  说起来很幼稚,胡东被欺负的理由是他很胖,比我胖多了。胡东爱看书学习,因为眼镜腿松了,他低头眼镜就会滑落,他再拾起来戴上,同学给他起了一个外号:“四眼猪”。胡东不去理会。  沉默成了默许。对他而言,有人拉凳子、粘胶水、屁股底下放图钉都是小事。  一次下课后,胡东上厕所,想从后门抄近路。后排几个男生围住他,胡东从左到右、从前到后,也没有突围成功,最后尿了裤子。虽然那些同学都挨了批评,请了家长,但这件事,让胡东成了整个班级的笑柄。  我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反抗?”他说:“我不能反抗。”后来,他告诉我,小时候,他爸妈出车祸去世了,爷爷奶奶将他养大。老人身体不好,爷爷心脏病严重,不能受刺激,他担心爷爷奶奶知道他在学校跟同学打架,会气病倒,没人照顾。  他又问我:“你和我不一样,你为什么不反抗?”我灰心地说:“反抗有用吗?越反抗她们就会欺负得更厉害。”  胡东摇摇头说:“如果你反抗,她们觉得你不好欺负,下次就不敢了。”  我不置可否,继续忍耐。  可是压抑的氛围影响了我的情绪,不知道多少次,我从梦里惊醒,清楚地记着同学们鄙夷的眼神;不知多少次,我偷偷地蒙着被子哭。  如果说,同学们对我的伤害只是冷暴力,硬撑下去还可以,可胡东就比较惨了。  因为市区的路不是正南正北,加上学校附近属于老街,路有点绕,如果不熟悉地形,很容易迷路。  一次,我为了抄近路走岔了路口,恰巧看见胡东被班里的混子金辉按着脖子顶在墙上,旁边站着几个社会青年。  较大的一个,染了黄头发、带个金链子、耳朵上一排耳钉。只见他正从胡东手里扯钱包,书包里的书散落一地。  因为不愿松手,胡东被社会青年打了好几个耳光,肚子上也被踹了好几下。我跑过去时,他抬头看见了我,嘴角还挂着血。他冲我摇头示意我赶紧走。可我不想看见朋友被欺负。  “你们在干什么,别打了!”我试图阻止他们。几个混子停止了殴打胡东,一溜儿地打量我。胡东大喊快跑。  我没有走。我知道此情此景,对我非常不利。可是,还能有多坏呢?我已经够不幸了。如今,面对这唯一的朋友,我难道见死不救吗?!  黄毛看着我,笑嘻嘻地说:“不打他可以,你陪我们几个。”说完,几个混子按住了我。  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不及了,还没等我喊叫,嘴巴已经被堵住了。当我彻底绝望的时候,胡东大喊一声:“有本事,冲我来!”  我以为我们两个那天会死在那儿。没想到的是,胡东一个人解决了四个人。  他不知从哪里激发出来斗志,一阵乱拳脚踢,几个徒有其表的混子被打得落花流水。最后,胡东坐在金辉身上,金辉大骂胡东:“你给我下来!”  胡东没有理会,脱了鞋子狠狠地抽金辉的脸。几分钟后,金辉终于不反抗了。  我赶紧制止了胡东:“别打了,再打出人命了。”  我们走了,那帮混子也就此偃旗息鼓。  事后,我夸胡东:“你身手不错啊!”他说:“还不是为了你,我受欺负不要紧,不能让女生受欺负!”他的话,让我感动极了。  后来,金辉每次见着胡东都会主动绕行。胡东告诉我,金辉以前是被人欺负才投靠校外青年,所谓的“大哥”,也是为了榨油,才利用金辉。04  高二快结束时,学校举办了一次作文大赛。我的作文《我的大学梦》在校比赛中获得一等奖,老师让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,还给我发了200元奖金。  这下,班里炸开了锅。大家看我的眼神,多了些善意和亲近。  只有小岚阴沉着脸。她爱出风头,以往老师都是拿她的作文当做范文。  没过多久,班里开始风言风语,说我为了提高学习成绩,成了胡东的女朋友。面对流言,我再次置之不理。  可校园欺辱就像一个黑洞,以小岚为中心的冷暴力开始吞噬我的耐心。  班级微信群,小岚发了一张我低头学习的照片,配文字:“看看我们班里的大美女。”马上就有人附和:“这也叫美女?长成这样,也就只能学习了。”  我攥紧了拳头想打人。胡东给我发了一条微信:反抗!  但是想想明年就要高考,我不想搞事情,继续埋头苦学。  可没过几天,学校贴吧又出现了一篇名为《密云晓的前世今生》的帖子。将“跟男人鬼混”等内容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。  紧接着,又一篇《一个作文一等奖获得者的不堪往事》迅速在校园贴吧里传播。作者以知情者的身份,加足了底料和黑历史,说我考试靠作弊,作文比赛靠抄袭,根本就是下三滥的货色。  学校迅速删帖,然而截图还是流了出来。  我意识到,是我的不反抗纵容了造谣者。我必须要反击了。  一个晚上,我听说小岚感冒生病,在宿舍休息。在离晚自习结束还有30分钟时,我向老师请假。同时以忘记带钥匙的名义从看门阿姨那拿了钥匙进入小岚宿舍。  我打开门,她还在睡觉。我一言不发,将她的饭盒、洗漱用品通通摔倒在地上。  小岚醒了,看到我,她震惊的表情中流露出恐惧。她问:“你干什么?”  我说:“顾小岚,网上那篇‘前世今生’是不是你发的?”  她有些不屑:“是又如何,你能把我怎样,我就是看不惯你的穷样。”  我忍住愤怒,继续问她:“《一个作文一等奖获得者的不堪往事》也是你的?”她肆无忌惮地承认:“是我,都是我,你不是写作文获奖吗?谁让你抢我的风头!”  我没有说话,更没有以暴制暴,我只是掏出事先打开的手机,结束录音,点击保存。  我努力克制,一字一句对小岚说:“顾小岚,你说的话我录了下来。你给我听好了,如果今后再有人说我的坏话,就算不是你干的,今天的录音和贴吧截图我都会送到教导处,报警,让你一辈子背上污点!”  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,我转身走了。   05  反抗——果然生效。从那以后,我彻底摆脱了校园欺辱。  我和胡东一有空就去书店看书做题,因为没有钱,我们两个只看不买,捧着满是墨香的书本,像两块干涸的海绵不停地汲取知识。  我们的成绩越来越好,同学们也愿意和我一起探讨学习上的疑难问题了。  临近高中毕业时,胡东通过跑步锻炼甩掉了一身肥肉,成了班上最帅的男生。我的学习成绩也跃居到班级前几名。我用实力,让所有谣言不攻自破。  高考结束后,我收到了首都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胡东则考上了武汉理工大学。  以小岚为首的几个同学,因为心思不在学习上,都没考上好学校,还有不少落了榜。见到我,小岚就像老鼠见了猫,总是躲着走。而曾经嘲笑过(少妇口述,www.027XO.com)我的同学,由衷地向我投来艳羡的目光。那一刻,我的内心五味杂陈。  大学开学前,我回了一趟老家。小渔村和学校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海洋风景区和一片片崭新的现代化楼房。就在我感叹物是人非时,我看到了那家理发店。对,就是初中同学洪小雨家的理发店。  那时的我,眼看洪小雨被欺负却无动于衷,我自诩是无辜的旁观者。可是,当我走过痛苦的校园欺辱事件后,我终于明白,那时的我,哪里无辜,明明就是帮凶,就是推波助澜的施害者。  迟到的悔悟,让我忐忑不安。我向家里的亲戚打听洪小雨的消息。  二舅妈说:“哎,那丫头也是可怜,她爸去世以后,她妈整天招惹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。这孩子也不学好,高中没读完就跟一个老男人跑到广东,据说男人对她也不好,几次怀孕打胎,估计这辈子就这么毁了……”  听到这儿,我的眼泪流了下来。  二舅妈问我怎么了,我说有回答。我在想:洪小雨终究没有走出被欺辱的伤害,在深渊中一再坠落。而我,何其幸运,因为有个真诚相待的朋友,因为学会了反抗,这才有了今天的结果。  我多想回到当初,对她说声“对不起”,也多想对这些校园施暴者说:“住手吧,所有你曾射出去的箭,最终都会射向你自己!”